• <tr id='f5TIUWYv'><strong id='f5TIUWYv'></strong><small id='f5TIUWYv'></small><button id='f5TIUWYv'></button><li id='f5TIUWYv'><noscript id='f5TIUWYv'><big id='f5TIUWYv'></big><dt id='f5TIUWY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5TIUWYv'><option id='f5TIUWYv'><table id='f5TIUWYv'><blockquote id='f5TIUWYv'><tbody id='f5TIUWY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f5TIUWYv'></u><kbd id='f5TIUWYv'><kbd id='f5TIUWY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f5TIUWYv'><strong id='f5TIUWY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f5TIUWY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f5TIUWY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f5TIUWY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f5TIUWYv'><em id='f5TIUWYv'></em><td id='f5TIUWYv'><div id='f5TIUWY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5TIUWYv'><big id='f5TIUWYv'><big id='f5TIUWYv'></big><legend id='f5TIUWY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f5TIUWYv'><div id='f5TIUWYv'><ins id='f5TIUWY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f5TIUWY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f5TIUWY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f5TIUWYv'><q id='f5TIUWYv'><noscript id='f5TIUWYv'></noscript><dt id='f5TIUWY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f5TIUWYv'><i id='f5TIUWY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起底“羊毛大户”:组织严密轰炸式抢占优惠

                学360新闻门户

                2019-01-23 20:37:26

                起底“羊毛大户”:组织严密轰炸式抢占优惠 “羊毛党”变身“饿狼党”

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上海1月23日电 题:起底“羊毛大户”:组织严密轰炸式抢占优惠 “羊毛党”变身“饿狼党”

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记者 何曦悦、谭慧婷、王默玲

                什么是“薅羊毛”?这一名词远不止在电商平台找优惠券、抢到“0元购”商品那么简单。近日,电商平台“拼多多”出现百元优惠券漏洞被大量“薅羊毛”,敲响了防控大数据黑产业的警钟。组织严密的黑灰产业链条,先进技术手段攻破平台风控防线,百万元级利润收入……“羊毛党”是如何变成有组织的产业并日渐壮大的?他们对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怎样的危害?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拨开“羊毛圈”:“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我薅不到”

                90%的冰山在海面以下。记者进入了一个“羊毛群”,发现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:一些忙着往群里扔“福利”的“大V”,几百个每日蹲守群里接福利的“羊毛客”,不断被朋友拉进群的“小白”……他们有自己的网站、论坛,平时会交流心得、总结经验、分享“线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从各大网站“BUG价”“秒杀价”,到P2P、区块链、小额借贷等平台的注册金,如今“羊毛客”们又大量回归并专注于电商平台以及微信公号福利。记者在一个专注某电商平台福利的微信群里看到,群主在5个小时里发布了98条“线报”,主要集中在商品秒杀、领券等优惠信息,同时也有试玩App等花样繁多的“刷单”式羊毛。记者在一位“羊毛客”的指导下尝试下载某App并按要求停留3分钟,果然收到了0.16元的“赏金”。网友“看夕阳落下”称,自己“入行仅一个月,就已经赚了5000-6000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这只是“薅羊毛”的入门级操作。从蝇头小利中不断累积的“羊毛客”,渐渐发展成拥有大量资源和专业设备的“羊毛大户”。据介绍,“羊毛大户”们大多“积累了大量身份资料,有可靠的关系网络收集线报,有程序员功底”。这从“拼多多”网站在凌晨出现优惠券漏洞,随即被迅速领取数千万元的案例中可见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  据群内“羊毛客”介绍,“邮币卡火的时候,某大牛一高兴直接提了宝马3系”“某大牛单每月的理财收益就有8000元以上”,如今“行情不好,很多网络项目也被封杀殆尽,许多大牛的公众号也被封杀”。但“大户”依然存在,并正在借用更高级的科技手段,成为活跃在互联网平台背后的一群“黑色阴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探寻“羊毛头”:手握万号抢优惠 狠钻空子建黑产

                在“羊毛党”的圈子内,不少骇人听闻的案例被传为“美谈”:某上市公司用现金激励推广直播软件,但10亿元以上的主播奖励大部分被“羊毛党”以黑卡套走;某电商平台发放“满2000元减50元”优惠券漏设使用门槛,有“羊毛党”一人就狂刷1.7万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羊毛党”何以能短时间内攻击并“薅”垮一家平台?业内人士揭露,“薅羊毛”三字背后是巨大的黑产圈。

                网易易盾业务安全产品专家刘庆介绍,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展“撒钱”吸引新用户、拉流量的活动,着实养肥了不少黑产业的腰包。黑产业分工也愈发精细,并不断利用新兴技术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新用户优惠”拦不住“羊毛党”的步伐:黑灰产人员或是拥有多达数十万乃至千万级别的手机黑卡库,或是利用“接码平台”的大量卡号资源,以每条0.1元左右的价格接收验证码,快速并大批量注册。高级的验证码技术有时也难以形成防控机制:“羊毛党”利用“打码平台”的人工智能技术,以机器、人工结合的方式识别各种图片验证码。2017年,绍兴警方就曾通报其破获的“快啊”打码平台案件,该平台3个月内就提供了验证码识别服务259亿次。

                《阿里聚安全2016年报》记述了大规模“羊毛党”的危害:互联网上缺乏安全防控的促销、红包活动中,70%-80%的优惠都会被“羊毛党”薅走。大规模的批量机器下单,甚至能够造成网站瘫痪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对“羊毛党”来袭,此前有电商平台紧急召回已发出的货物;有知名咖啡品牌紧急叫停赠饮活动。但经验丰富的羊毛党大多掌握专有“洗白”渠道,青睐高流通性的话费、Q币等产品,一旦变现就难以追回,很多平台不得不“吃哑巴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饿狼”扑“羊毛”:从卡号到企业亟待建立安全网

                掠夺网络资源、参与流量造假、逼停创业公司,“羊毛党”更像是一群“饿狼党”。事实上,他们的行为已不再只是游离于违法的边缘。

               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陆一律师表示,通过购买、交换或网络下载等方式获得私人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,用以在网络平台注册换取首单优惠等,就构成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;而“羊毛党”通过不正当途径获取大量平台优惠券,则可能面临盗窃罪的处罚,各地量刑标准不同,在上海累计达到1000元就构成盗窃罪。

                深探“黑产业”背后,他们抢占优惠的大量手机卡号究竟从何而来?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副主任杨天一介绍,除了实名注册的国内手机卡、境外手机卡等,根据业内机构的调查,目前流通的手机黑卡中80%以上是物联网卡。

                杨天一表示,手机黑卡的平台化趋势亟须管控。除了进一步细化对手机实名制管理的规定,还应针对电信运营商号卡建立体系化管控机制,特别是针对物联网卡等新类别的号卡,最好采用专门号段,更要加强号卡供应商的资质审核和管理,严禁层层转售。

                专家认为,一方面,对于企业来说,升级风控体系成为必要选择。刘庆介绍,由于黑灰产业群体应用的技术手段非常多,因此企业需要使用更多数据维度和指标,构建更复杂的策略、模型进行防御。另一方面,要整合互联网安全企业资源,形成有效的系统化合力。杨天一建议,建立共享的黑卡数据库,并鼓励社会力量参与,为进一步加大对黑卡的精准打击等提供支撑。(参与采写:缪培源)